景顺:预计通胀在明年年中见顶,美联储最早或在明年6月加息

2021年行将结束,明年全球经济的走向会如何?

景顺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12月15日在投资策略分享会上指出,继2020年和2021年采取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政策之后,2022年将成为过渡之年。然而,仍有一些因素可能会影响经济和市场环境,包括供应链持续中断和需求激增,恐将导致许多经济体的通胀居高不下。

Hooper表示:“在实施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我们看到各经济体的增长率已从疫情后的高水平逐渐恢复至更为正常的水平。”

景顺认为,疫情期间提供的各类特殊支持政策在2022年会逐渐减少和放缓,刺激政策会逐渐回归到正常水平。所以对于欧洲和美国来说,经济增长会放缓,但不会迅速放缓,而是在2022年逐步放缓。同时,通胀水平也会下降,经济会更加回归正常水平。

Hooper评论称:“我们预期通胀将在2022年年中见顶,随后逐渐缓和至目标水平,直至2023年。美联储总体上将延续其宽松政策。尽管如此,我们预计美联储仍会在2022年下半年加息,其他发达国家的央行可能也会加快加息步伐。此外,随着市场经历这一过渡期,预期会出现一些波动。”

中国央行明年可能会再次降准

12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释放长期资金约1.2万亿元。

Hooper表示,中国目前仍处在经济周期中期的“放缓阶段”,降准正是经济重回正轨所需要的。为稳定经济增长,央行明年可能会进一步降准。

Hooper评论称,得益于早期疫情防控所取得的成果,中国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政策“火药桶”。9月份,政府开始通过注入流动性来平复房地产和金融行业的市场波动。迄今为止,这些举措在控制蔓延风险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一旦房地产行业靠稳,且随着疫苗接种的迅速推进,预期消费者情绪和信心定会在2022年年中之前反弹。投资者将很快意识到中国十分值得投资。

在可预见的未来,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促进共同富裕仍将是中国政策的重点。Hooper指出,这一政策有望全面刺激国内整体消费,尤其是来自中低收入群体的消费。同时推动资本进一步流入“政策利好”的经济部门,例如高科技制造、电动车、5G和替代能源等已通过税收补贴和便利的资本融资等方式获得大力扶持的部门。

与此同时,在中国香港和内地上市的中资股表现不及美国同类企业,一部分原因是对某些行业的监管更趋严格。Hooper表示,这为长线投资者提供了投资良机,因为科技公司的估值已达到合理水平。

固定收益方面,降准或定向货币宽松政策有望利好中国信贷市场。从估值角度来看,中国也表现不俗。根据景顺最近的市场展望,预计中国主要的高收益房地产商将继续通过资产出售、股本融资、在岸债务发行或寻求地方政府支持来度过这一时期。当前的估值可能在2022年上半年有所反弹,但不排除再次发生违约和波动的可能性。

美联储最早或将于明年6月加息

美联储明年到底会采取什么样的政策?

景顺认为,2022年美联储的政策依然是比较宽松的,尽管美联储决定缩减资产购买会在明年3月底结束,但这并不意味着从4月份就会开始就加息。对美联储而言,还是要看经济环境才能作出决定。加息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是通胀,第二是就业,现在基本接近于充分就业的状态,所以更加关注的是通胀。预计美联储还是会非常有耐心,第一次加息要到2022年中期,也就是大概6月份,这是最早的加息日期。下半年可能还会再一次加息,即便如此,整个货币政策依然是非常鸽派的。

Hooper指出,这可以解释为什么通胀有望在2022年中期见顶。主要考虑的因素是货币供应,货币供应的增长已经见顶,现在开始下降。而货币供应的增长与通胀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直接的。随着经济逐渐从疫情中恢复,被抑制的需求也会被释放,与此同时,人们的过度储蓄也会开始下降。另外,供应链得到调整之后,通胀就会逐渐放缓,尤其是在明年下半年。

Hooper进一步分析称,美联储也意识到不能通过加息来改善供应链的状况,所以美联储对于由疫情所引起的变化会相对保持比较多的灵活性。哪怕是在奥密克戎盛行、推动通胀上升的情况下,美联储总体来说还是比较鸽派的,但是在明年有可能会出现更加风险高一些的情况,因为明年是美国的中期选举。在历史上,在选举年的时候,通常政治家会给美联储主席施加压力,这会增加美联储政策犯错的几率,可能会使得美联储反应过度。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yobo体育 by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标签:, ,

Comments on '景顺:预计通胀在明年年中见顶,美联储最早或在明年6月加息'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