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啊,太冤了|留学生|出国留学|留学

图/图虫创意图/图虫创意

名校生出国留学,是否会导致人才流失?

我国是第一大留学生生源输出国,近40年来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超过650万人,而且名校生占据相当高的比例,公众担忧这是在为他人做嫁衣。

虽然越来越多的学子归来,但如今的海归,似乎又很难与“高端人才”挂钩,不少海归甚至陷入高不成低不就的怪圈中,渐渐成了“海待”。

求学的道路不止一种,留学满足多样化需求。然而在不少人眼里,留学生背负着原罪。

针对质疑,教育部日前作出回应,表示要放宽视野来看待这个事情,全面理解留学政策,并对出去的学生充满信心。

回流

支持留学、鼓励回国、来去自由、发挥作用。

作为中国多年来的留学政策,进入新时代还是要一以贯之地实行。

针对某些质疑名校学生出国深造会导致人才外流的声音,教育部思想政治工作司司长魏士强日前作出了上述回应。

魏士强特别指出,要对出去的学生充满信心。在抗疫中,留学生群体的表现可圈可点,他们这一代人也是可堪大任的。

时至今日,我国已是第一大留学生生源输出国。2019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突破70万人。

拉长时间纵深来看,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国留学人数稳步增长,到2015年底,累计出国留学人数达404万人,年均增长率19.06%。截至2019年,累计出国留学人数升至656万人。

得益于近年来中国经济的持续发展,出国留学的门槛也逐渐放低,喝洋墨水的机会,已经不再为少数顶尖人才所拥有。若家庭经济条件允许,学生的学业水平过关,也可以漂洋过海个几年。

出国留学能够获得什么?上海纽约大学创校校长俞立中指出,国际化教育是我们高等教育多样化的一个要求。因为学生的个体千差万别,没有一种教育模式,会适合所有人。

与此同时,留学回国人数也在不断增加,从1978年的248人,增加到2015年的40.91万人,再到2019年的58万人。

2019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突破70万人,留学回国人数达到58万人,回流比例已超八成,具体比例为82.49%。

按累计数看,从1978年到2019年,我国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656万人,有490万人完成了学业,其中423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6.28%。

2012年首部《国际人才蓝皮书》出版,即指出中国正从世界最大的人才流出国,转变为世界最主要的人才回流国,迎来“海归回流”的时代。

一流

当然,不少人会进一步质疑,海归里野鸡大学留学生多,而大牛多数留在国外。

海归杠铃化现象明显,两极分化。国外和国内一样,有名校也有普通高校,一些国外大学远不如国内一流大学好,因此海归未必都是人才。

在海归群体中,甚至流传着一条很火的鄙视链:“双一流”研究生 “双一流”本科生 北美研究生 北美本科生 英国本科生 英国研究生 澳洲研究生 澳洲本科生 其它。

有时海归不是选择回国,而是被迫回国。2020年回国求职的海归数量达80万人,与874万国内应届生同场竞技,却发现国内找工作也不容易。

根据UniCareer发布的《2020海归就业力调查报告》,接近四成海归的实际年薪不足10万元。在未就业的海归中,有12.8%的人认为自己可以有30万年薪,实际上拿到这个工资的仅有5%。

而在走出国门的留学生队伍中,985、211名校生占据相当高的比例。

根据新东方发布的《2021中国留学白皮书》,在本科以上的留学生群体中,50%来自国内普通高校,“双一流”高校的学生占35%。由于“双一流”高校的数量远少于普通高校,因此“双一流”高校毕业生的留学率要高于普通高校。

美国与英国世界名校众多,是C9高校毕业生主要的留学目的地。2019年北京大学有超过30名毕业生,进入哈佛、芝加哥、哥伦比亚等大学。2020年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有271名本科毕业生选择留学,其中61%选择赴美。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平原指出,中国人办现代大学,是从模仿起步的。一开始学日本和德国,上世纪二十年代转而学美国,五十年代学苏联,八十年代后又回过头来学美国。

需要承认的是,直至今日,美国一些大学还是值得我们虚心学习,只要有可能,照样多派/送留学生及访问学者。

中国高校在教育国际化的浪潮中,近二三十年来也进步神速。在2020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共有144所中国高校跻身世界大学前1000名,在数量上仅次于美国。

顶流

其实更值得我们深思的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高端人才还是要靠国外培养?

优秀人才出国留学,看重的是国外高校的教育质量。他们用脚投票,被大众视为人才外流。

如何才能消除这一担忧?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一是要求国内高校发展高质量的国际教育,二是要求社会为所有人才创造“人尽其才”的人才发展环境。

有了顶流的国际教育,奔赴海外的留学生也会“回流”。2018年西湖大学首次出现毕业于海外院校的本科生和硕士生回流,2019年来自海外一流高校的生源占10%,今年进一步升至19.2%。

这些学生大部分为本科或硕士赴海外求学的优秀中国学生,毕业院校包括美国耶鲁大学、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其中,北美洲院校超过了欧洲院校,成为西湖大学海外生源的最大来源地。

一流的师资是对学生最大的吸引力。目前,已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69位科学家加盟西湖大学。根据校规,学校所有的教授都要给学生上课。

我国还是第三大留学生输入国。近年来在华留学生数量不断攀升,2005年留学生人数为14万,2011年首次突破29万,2018年已接近50万。

近年来,国内舆论一直希望提高国际教育的培养质量,吸引世界各国的名校生来我国留学。

2019年教育部明确提出,来华留学发展要坚持质量第一,进一步推动中外学生趋同化管理。同年,一批不合格学生遭到中国高校清退,其中也包括在华留学生。

公众另一共识认为,摆脱人才流失的关键所在,是改善我国人才发展的环境,积极为留学人员回国创造良好乃至顶流的条件。

“十三五”期间,国家致力于引进留学人员,实施了一系列便利性举措。2020年,教育部取消了实行近15年的《留学回国人员证明》,方便了留学人员回国就业和生活。

留学生在完成学业后,无论是在国外还是国内就业,都需要考虑事业的发展空间。近年来海归越来越多,也基于国内的发展机会多。

以开放、包容的姿态,招揽海内外人才,这需要实力,也关乎气度。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亚博平台 by 中国新闻周刊
标签:, ,

Comments on '留学生啊,太冤了|留学生|出国留学|留学'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