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大厂:左手裁员,右手安抚|互联网大厂|裁员|福利

撰文/周享玥 李逗  薛永玮 许歌

编辑/董雨晴

互联网大厂进入“关怀”时间

裁员风波席卷了整个互联网,大厂们却开始在员工福利上拼命放大招。

12月14日,阿里巴巴在内网公布了一系列员工“暖心计划”举措,不仅延长了产假,新增育儿假,7天全薪陪伴假,还提供了20天全薪长期服务假等。

与此同时,阿里取消了以往员工晚上加班打车的交通报销,而是改成全员普惠性的交通补贴,北上广深享受1200元/月,其他城市则是800元/月,即便是住的近的员工也能享受到这项福利。同时,还将试行灵活办公制度,鼓励有条件的团队试行每周不超过一天的灵活办公,可自由选择办公地点。

从上述福利上来看,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员工的带薪假增加了很多,而这些福利也大多集中在两大方面,减轻员工养娃负担和倡导不内卷,可谓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

阿里的这一举动不仅很快将自己送上了热搜,也带动着其他大厂一同进入了舆论视野。毕竟,只要一家大厂出台的福利得到好评,另外几家往往不得不跟进。在员工福利的竞争方面,这些互联网大厂在无形间已经“内卷”了起来。

“快”,曾经是互联网的最显著特征。而与“快”相对应的,就是互联网办公作息的常态化996和大小周。员工们也不得不牺牲个人健康和休息时间,来换取企业的高速发展。当然,许多人也能因此获得更高的报酬。

但今年,互联网大厂成为重点监管对象。8月,被互联网行业带火的“996”和“007”工作制,被人社部和最高法院明确归为违法行为。11月,国家反垄断局挂牌成立,阿里、腾讯等大厂收到43张顶格罚单。

在这种背景下,一贯崇尚“狼性”的大厂开始集体转变风向。大厂们纷纷开始展现出“温情”一面,加入反“内卷”的队伍,不仅降低了员工的工作时长,同时还提升了员工福利。

打响员工福利“第一枪”的是腾讯旗下的游戏工作室。6月,腾讯旗下的光子工作室试点打响反“996”加班文化“第一枪”,“周三强制6点下班,其他工作日不晚于9点离开办公室”,打工人瞬间沸腾。

同样跟进升级员工福利的,还有雷军给金山、小米员工发股票的消息。小米在7月宣布向3904名员工授予了共计7023万股奖励股份。同月,京东也紧跟着宣布,两年时间里将员工平均年薪由14薪逐步涨至16薪。

紧接着,8月份的第一天,字节跳动又宣布取消大小周,此后又进一步规定,工作日7点后加班需提交申请。即早上10点上班、晚七点下班,一周工作5天;此外,员工在工作日晚7点以后如需加班“要有理由并经过领导同意”方可进行,每天最多可申请3小时。

一位字节员工向AI财经社感慨“加班真的少了”,“取消996后,我们现在基本都是7点准时下班,即使偶尔需要加班,领导会要求必须提交加班申请,总体来看,要比之前的加班少了很多。”

而在响应员工“反内卷”潮流上,腾讯自然也不甘落后。

继“全面双休,每周三为健康日强制6点前下班”“提供员工购房无息贷款90万”“应届生4000元房补”后,腾讯甚至在一个月之前推出了“员工退休方案”,其推出的员工退休待遇,更是引发了“打工人”们热议。

11月5日,腾讯还宣布进一步升级这一员工关怀方案。即员工在腾讯就职期间达法定年龄退休时,可同时享受公司为其提供的定制纪念品、长期服务感谢金、退休荣誉金三项福利。其中,长期服务感谢金为6个月固定工资;退休荣誉金提供“服务年限金”和“50%的未解禁股票期权”两个方案,员工可自由选择其一。

互联网大厂为员工“减负”“谋福利”动作频频,这对于长期被“996”剥削的员工们来说,无疑将提升他们的工作幸福度。而从大环境来看,大厂们集体寻求员工福利的提升,与互联网监管日趋严格的背景分不开关系。劳动法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四小时的工时制度。

亦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波“员工福利”的提升,本质上还是为了人力上的“降本增效”和“去肥增瘦”。不久之前,字节跳动、腾讯、京东等大厂相继传出人员精简、业务调整的消息,而不少人发现,这波裁员的一个明显特征是大量高工龄、高工资的员工被裁。

简单来说,就是砍掉低效率的业务、项目和人员,留下办公效率更高的人才,对这部分人才而言,还要补充不足的福利部分。

有人欢喜有人忧

其实早在12月14日阿里公布多项福利之前,各地就开始传出延长产假的消息。11月25日,阿里巴巴集团总部所在的浙江省,即推出新的产假和育儿假政策,谁知仅过了几天之后阿里就迅速响应了这一政策。

浙江省的产假政策消息发出后不久,一天中午,还在产假中的阿里女员工源叶正忙着给孩子喂奶,她突然接到HR的通知,说一胎产假从原来的128天延长到了158天,而二胎、三胎产假则可以延长到188天。源叶挺高兴,她原本还有担忧,孩子还小需要照顾,对原定的明年1月上旬到期的产假还有不舍,正在发愁怎么办,谁知道产假一下子延长到2月中旬,正好过个安心年再去上班。

原以为“福利”就到此为止了,哪知道12月14日阿里又出台了多项福利政策,“我们同事都挺惊讶的。”源叶感觉,对于福利增加这件事内部讨论的不是很多,“因为福利一直都蛮好的,而且有的关系到育儿,不是所有同学都在孕期或产期。”

比如,在推出7天全薪陪伴假之前,阿里就有多个家人关怀项目,如阿里员工父母每年能接受免费体检服务(康乃馨计划),员工子女与本人一同享有百万级医疗保险保障等。

相比之下,源叶更看重的是灵活办公这个新福利。“这对刚生产的宝妈比较方便,而且现在很多办公都靠钉钉,线上及时响应就行,这具体还看团队leader的想法和意愿,既然大方向鼓励,未来可能会真正推行。”

还未生育的阿里女员工栀子,也更看重陪伴假、灵活办公和各项补贴,尤其是灵活办公,“目前还没开始,具体看业务线,但感觉很有盼头。”

相比阿里这些大厂给出的新福利优待,快手的员工福利体系虽然看上去没那么完备,但内部员工却评价福利已经很好了。据快手上市时披露的2020年年报显示,其在员工福利方面支出不低,其中,快手在2020年前三季度花费了160亿元的“雇员福利开支”,当然其中包含了60.87亿元的员工股权激励。

快手员工海棠就对此感到十分满足,提及不久前快手取消大小周工作制度,她用三个字形容恢复双休后的生活——很快乐。海棠说,她其实是个内心平静、淡泊佛系的人,对独处、自我空间看得很重。不再有大小周后,她感觉周末终于可以过得从容了,心理上更放松。

别看仅仅是取消大小周这一“小小”的福利,对海棠的生活影响却是巨大的。

她坦言,自己住在北京北五环外的西二旗,单休时去看望东边的朋友总是不方便,来回三四个小时显得很奢侈。但双休后,大家可以做一桌子饭菜,窝在沙发上聊天,看午后的阳光顺着落地窗洒下来,即使天黑了也能住上一宿。“这才是生活啊,第二天再也不用着急去上班。”

当然,取消大小周并不是每个人的愿望,至少对字节员工东树来说,现在的他“更焦虑了”。东树回忆,原来做项目要一个月,现在要一个半月。作为支持业务的职能部门,他们必须跟着业务的节奏来,神经要时刻紧绷着。用东树的话来说,互联网行业都是“包工制”,而不是“包时制”,和工作时长没关系。

这也让东树工作日的节奏更加紧凑。“原来晚上10点下班,现在甚至要到11点、12点,我自己是这样的,周围人也都挺忙,上周末连续工作了两天,活还是那个活,换个地方加班而已。”

东树甚至怀念起大小周的日子,“如果能有选择,我还是会选择大小周,更从容,想慢一下,现在根本慢不下来,更焦虑了。”有一个周末因为工作效率偏低,他甚至没敢提两天的加班申请,只提了一天。

换句话说,那些习惯了互联网快节奏的人们,当公司开始开启关怀模式,反倒有些不适应。他们早就习惯了让工作充斥着自己的生活,就像习惯了飞速运转的齿轮,如果不能按照以往的节奏进行运转,那么可能就会面临锈钝的局面。

一面裁员,一面安抚

大厂福利赢来一片欢呼的同时,裁员也还在悄悄进行。和阿里新增福利消息前后脚出现的,是字节跳动将撤销人才发展中心并精简HR部门的消息。

事实上,9月开始,腾讯、字节跳动等大厂就开始新一轮结构性裁员。在刚过去的11月里,大厂都发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的业绩报告,增长与利润几乎是一片惨淡,大厂风头不再。12月初,爱奇艺被曝裁员比例在20%-40%之间,快手也被曝北上广深商业化团队部分业务线将被取消。

“裁员将一部分低效率的员工清走,提高团队和部门的投入产出比,公司会说将这部分员工的薪资加到在职员工身上,激励大家更认真工作。” 广州一家房地产公司的HR凯莉说道,这时候的福利,还能产生一种约束作用,让还在职的员工觉得自己的岗位是“香饽饽”,“从而会害怕跳槽或被辞退后找不到同等待遇的岗位,心生畏惧,从此更加珍惜工作机会。”

凯莉刚目睹过地产行业的裁员潮,一度非常羡慕大厂的福利,但是想到自己的公司加班少,每天准时五点半下班,凯莉突然又有点释怀,“阿里新福利是很诱人,但只要996那个工作强度,就会发现落差感不会很大了。” 

“福利不是万能的,只能说是一种润滑剂”,策划了20年福利发放的某通讯企业HR告诉《财经天下》周刊,薪酬福利团队在做福利策划时,要陈述每项费用的重要意义和想要达到的效果,而她也深知老板的用意:“想要员工收到福利立马拼命工作,让员工觉得真好啊,对我们太关心了、太贴心了、太值得为之奋斗了,不行,今晚我得加班!” 

这其实是一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美国行为科学家赫茨伯格也曾指出,企业对员工的物质回报,一是薪酬、二是福利。而福利只是薪酬手段的一种辅助和补充,为的是最大程度地增加员工的满意度,提升凝聚力,打造企业的文化氛围。

但在大厂光环之下,员工毫不吝惜对公司福利的高调宣传。在北京一家互联网企业做HR的靳鑫,最近在朋友圈里频繁刷到关于阿里福利的晒图。这张要滑动三下手机屏幕才能浏览完的长海报,搭配着经典的阿里橙色,第一条就是那个阿里在行业内首推的“陪伴假”。上一次这样刷屏,还是8月份经过了重大负面事件后,大家纷纷出来转发公司完善管理制度的“呼吁倡议”。

身处互联网行业的她发现,新福利对于防跳槽而言作用不大,员工跳槽一般都是因为薪酬和工作发展,福利这方面影响较小。大家在找工作时也更多关注薪酬和工作内容,福利是加分项,但不是绝对影响因素。

“阿里在这个时候推出这样的福利措施,更多的是一种 ‘显摆’。”靳鑫觉得,裁员和增加福利两者在本质上并不冲突:裁员的目的是配合企业的业务策略调整,而增加福利是为了留住和稳住现有的需要加大工作和资源投入的团队。但一年之中,教培、地产等很多行业也陷入裁员潮,互联网行业自身也裁员不少,阿里在这个时候增加福利就显得有些特殊。

几位HR告诉《财经天下》周刊,企业在制定福利措施时,福利成本是第一要考虑的因素,其次是能解决员工痛点和符合公司的企业文化。年度的福利方案,一般由人力团队进行调研,最后拍板决定的,是总裁级别的管理人员。

“一个产品的研发周期不是十天半个月就能完成的,但大厂可以让两个团队同时进行开发,最后优胜劣汰。能承受这种人力成本,可见‘陪伴假’对于大厂来说也不算什么。”靳鑫说道,对于阿里来讲,他们新推出的这些福利,相对于他们每年的营业额来说,是“小巫见大巫”。

与此同时,大厂在福利上开启新一轮比拼。一张未经完全证实的网传截图显示,网易《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项目组年终奖高达88万元,小米智能工厂技术部门年终奖则发8个月工资,腾讯《英雄联盟》项目组年终奖每人120万元。这让不少人直呼“开始酸了”。

这次,在社交平台上,员工们又开始期待企业福利也能“卷起来”。此前字节取消大小周,确实掀起过一场大厂在工作制问题上“反内卷”的浪潮,只是后来真正的工作减压情况似乎也并不乐观。

只不过靳鑫对这些福利已经免疫了,她直言,全员实现这种福利覆盖将是不可能的事,“欠研发团队的加班调休都还没兑现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Posted on 2021年12月15日 in 亚博平台 by AI财经社
标签:, ,

Comments on '“双面”大厂:左手裁员,右手安抚|互联网大厂|裁员|福利'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