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联证券樊磊:数字经济进一步进步,可能还是会有低端、终端的岗位被替代

第十八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于2021年12月16日在上海召开。主题为“数字经济赋能金融产业发展”。国联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樊磊出席并演讲。

樊磊在演讲中谈到,如果数字经济进一步进步,可能还是会有低端、终端的岗位被替代。

他指出,数字化创造出来的是人工智能的研发、大数据搜集等等高端的岗位,“这个过程中间一定会带来更加严重收入分配的失衡,所以如何应对它,我觉得我们政策的安排可能都需要做出一些新的调整。”他说。

以下为演讲实录:

简单谈一谈数字经济在宏观层面的影响。

比如说对于中国经济增长潜在影响还有对于中国金融分配的影响,我这边的研究显示如果我们在数字经济关键性的技术取得突破的话,未来10年有可能每年能够提升中国潜在经济增速0.5个点,当然在收入分配上有非常大的冲击,也需要我们一系列政策加以应对。

我稍微做一点简单的解释,就是说其实这个估算也很简单,我们知道数字经济它分为很多个领域,包括像人工智能、包括大数据、包括物联网等等,那我们就看人工智能这个中间的一些应用来看的话,比如说我们知道现在自动驾驶,比如说我们知道现在这种语音呼叫中心,大家打电话给比如说有些客户服务中心。

在这些领域里面,都是人工智能可以比较好的可能最先取得突破,能够去替代劳动力的领域。我们知道中国有多少职业司机呢?大概有26000左右,中国有多少数据中心呼叫人,大概300-400万人,我们在这些领域里面能够突破,当然现在技术上还是存在一些挑战,比如说我们自动驾驶可能只能适用在封闭的领域,它没有什么交通事故,没有各种意外用,但是你真正跑到路上还是有些挑战的。

如果我们确实能够在相关的领域取得突破的话,如果在10年之间,我们的人工智能能够替代一半左右的劳动力的话,大概就可以占到整个中国城镇地区劳动力大概3-4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我们同样实现现在产出,我们可以节约出来额外的大概有3-4%的劳动力。

从中国产出上来看,我们知道资本和劳动对于GDP的贡献大概是在40%-60%的水平上,我们可以额外创造多少GDP呢?2%-3%的GDP。

这是我们说数字经济非常重要,但是只是非常窄的两个领域的应用,如果我们简单把数据估算高一倍的话,我觉得中国可能会额外有因为数字经济的进步,关键技术的突破可能会有额外的五个点的产出,我觉得估算不算是非常夸张。

平滩到每年上来讲,企业经济上升0.5个点,我觉得不算是特别夸张的估计,另一方面我们讲的虽然我们看到整个的蛋糕可能会因为数字经济变的更大,但是它的分配可能确实会存在比较大的挑战,就像我刚才所提到的,就是我们看到其实也是经济学家一直都在讨论的问题。

每次当有技术进步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好像劳动力被取代,但是过程中间是否会导致大家失业,我们觉得第一次、第二次和第三次工业革命有非常大的差异,头两次的时候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时候大家担心赶牛车的人害怕被开火车的人替代的时候,大家发现担心是多余的,因为有一系列的工作岗位被创造出来,所以整个社会是从中间整体上获益的,而且获益是比较均衡的。

但是从第三次科技革命出现之后,我们发现以美国为代表,劳动力市场出现两极化,但是岗位比较集中在高端的信息科技,对于技术、教育有非常高的要求,这是世界贫富差距扩大非常重要的根源。

如果我们数字经济进一步进步,可能还是会有低端、终端的岗位被替代,创造出来的是人工智能的研发、大数据搜集等等高端的岗位,这个过程中间一定会带来更加严重收入分配的失衡,所以如何应对它,我觉得我们政策的安排可能都需要做出一些新的调整。

再讲一点关于数字经济在产业结构方面的影响,结论就是说可能数字经济本身带来垄断应该不会像互联网平台,那么可怕,但是在这个监管层面上来讲的话,可能我们还是在这个方面也要适当予以关注。就是为什么会有产业集中度提升,一般来讲在经济学上讲有几个基本的机制。

一个是规模效应,像钢铁就是比较容易的,所以它的产业集中是比较高的,在全球来看的话还是你越大的钢铁厂生产的成本就会越低。

第二种就是与互联网相关的垄断,是有非常强的社交网络效应,朋友都用QQ、微信我也只用微信,不见得技术先进,但是社交网络效益非常强大,电商也有类似的社交网络效应社交网络效应其实是非常强大的垄断。

数字经济这一块可能还有一个就是影响叫干中学效应,你训练用数据越多,数据越好,可能你的技术越先进,但是总体上来讲我们看在社交网络效应表现出来之前,传统经济里面我们的规模效应或者干中学效应,不断训练,不断提升才能够进一步进步,这些效益都已经存在。

在传统经济里面当然也有一定垄断势力多寡头的状态,但是比较少出现像单寡头的这么一种生态的模式,所以我们就觉得从历史经验上来参考的话,数字经济它可能具备一定的因为是干中学的效应,因为规模的效应它具备一定的产业集中度提升的能力,但是它应该不会像互联网平台这么的显著。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要注意就是说在监管方面我觉得影响还是非常大的,你有很多的数据,它存在专有的属性,比如说像自动驾驶,你这个数据你搜集到之后只能用来训练自动驾驶的技术,如果有一些企业它搜集到的数据,它拼命领先,越领先技术就越好,越好之后大家就会越使用它,越使用它就越领先。

客观上有可能导致竞争会减少,会向寡头垄断的方向涌入,所以你在监管过程中间,你到底对数字的资源,现在数字已经当作一种资源,它怎么样给它界定,所有权是谁,应该怎么样进行交易和分享,这些规则的设置,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设置当然我觉得要平衡各个方面,如果你说完全公有大家共享可能企业也没有什么动力去搜集这个信息,但是如果你说完全是企业所有,可能又会产生规模的效益,这个要认真考虑。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亚博平台 by 市场资讯
标签:, ,

Comments on '国联证券樊磊:数字经济进一步进步,可能还是会有低端、终端的岗位被替代'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