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硅谷码农遭遇35岁危机:打肉毒、割眼袋、练腹肌,就是不能显老

在硅谷,年龄不会给你带来骄傲,带来的只有耻辱

48岁的丹尼尔是一名程序员,在硅谷一家知名科技公司工作。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年轻,他多年来严格饮食,坚持健身和瑜伽,还练了八块腹肌。

同事都以为丹尼尔只有30来岁,但他觉得还不够。丹尼尔决定用一种更立竿见影的办法——找整形医生,计划注射肉毒杆菌,再做个去除眼袋手术,让自己看上去焕然一新。

丹尼尔的努力,反映了硅谷的残酷一面——以开放、充满创造力而闻名,但更欢迎年轻人。“大厂35岁现象”同样也困扰着硅谷的程序员们。

职场年龄歧视在美国是违法的,但是隐形歧视在硅谷早已不是新闻。

数据显示,在硅谷工作的员工平均年龄集中在29岁—35岁之间,远低于美国职场人平均年龄42岁。彭博社统计,过去十多年间,整个硅谷地区有150家大型科技公司面临226起年龄歧视的诉讼,比性别和种族歧视的诉讼都要高。

图源:Pexels

为了不被年龄歧视、保持年轻有活力,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越来越多硅谷码农们加入了打扮、化妆、健身,甚至做整容手术的队伍中。

旧金山外科整形医生拉里表示,他的客户中有大约四分之一都是像丹尼尔这样的群体。“在硅谷,人们普遍认为,如果你过了35岁,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这里的人认为年轻人才能有热情、有新角度解决问题。”拉里说,那些中年人一旦发现身边人都脸庞俊秀、年轻有活力,就会觉得自己很碍眼。

不够年轻就会被淘汰

在硅谷,程序员们的年龄焦虑有多严重?

软件开发界的“大神”之一、现年66岁的Java之父詹姆斯·高斯林就曾在社交媒体上抱怨,他的大龄求职之旅充满了歧视与偏见:“我曾在面试的时候被HR告知,通常不招我这种年龄的程序员,但因为我本人情况特殊(Java之父),所以才特殊考虑。”

现年66岁的Java之父,詹姆斯·高斯林(图源:extraslice)

“大神”尚且如此,其它人的年龄焦虑更甚。一位40多岁的硅谷初创企业负责人说:“这里到处都是年轻的名校毕业生,履历优秀、智商超群、雄心勃勃,你会感到压力很大。年龄不会带来骄傲,只有耻辱。”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更年轻、状态更好,这位初创人士选择去做医美:一种称为射频微针的技术,用来刺激脸部胶原蛋白,每次治疗的费用约为1500美元(约合人民币9500元)。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40岁程序员对《华盛顿邮报》透露,他每隔3个月左右都会去打肉毒杆菌,每次花费500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3200元),并认为这也是一种投资。“有很多研究表明,看起来年轻有活力的人会赚更多钱,”在他看来,这种每年2000美元(约合人民币1.3万元)的投资绝对值得。

“现在我看上去也就30来岁。”这位程序员自豪地说。

来自瑞典哥德堡大学的研究显示,大多科技公司认为,越是技术开发类的岗位,越需要35岁以下的员工。

“35岁以上的人对技术不太感兴趣,对管理更感兴趣,”这份研究指出,“这在人群中造成了一种固有观念,那就是年长的员工跟不上最新的技术”。

研究报告还表示,大公司喜欢找35岁以下的员工,还因为这些人大多数尚未组建家庭,这也让他们更加关注工作而不是家庭生活,公司都希望员工“随时可用”。

而等待这些大龄程序员的,也许是业内无情的淘汰。

2019年,谷歌曾向230多名40岁以上的求职者赔付了11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000万元),因为这些求职者指控谷歌在招聘过程中存在年龄歧视。

当然,谷歌否认了年龄歧视的指控,并表示,之所以拒绝这些求职者,是因为他们没有表现出这份工作需要的技术能力。

同时,来自美国新闻网站、普利策奖得主Pro Publica的报告估计,过去几年来遭到IBM解雇、裁减或强迫提前退休的40岁以上美国雇员高达2万人,占这期间内该公司离职者总数约六成。

“如果你已经在一家大公司工作超过10年后,被淘汰解雇,那么你的技术将会落后六个时代(现在这个时代的技术迭代很快,而且没学习新技术的程序员没有足够的竞争力)。”硅谷社交网络Hackers/Founders创始人乔纳森·尼尔森说,“当然我知道,有一些40、50岁的程序员还在努力重新学习新的编程和大数据知识,而有的只能去做了Uber司机。”

整容成贝索斯和马斯克

“在20世纪90年代末和2000年初,硅谷人对年龄和长相并不过于在意。”丹尼尔说。

彼时的硅谷,不少科技界的“大神”都是穿着随便、不修边幅。即便是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在Windows 95新闻发布会上也跳着土土的舞。

现在,戴眼镜的书呆子码农形象一去不复返,越来越多拥有新技能和才能且富有创造力的年轻员工冒出来。这些年轻人无论是在外表还是理念上,都力求完美或极致,他们想超越和嘲笑前人。

脸书联合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在2007年更是表示,“年轻人才更聪明”。要知道,脸书员工平均年龄为28岁,在硅谷的众多大型科技企业中最小。

中年技术工作者们一边面临着保持财务稳定的压力,一边发现自己陷入对未来的迷茫中。

丹尼尔感叹道:“在硅谷,如果有人知道你比别人都老,会影响你接到什么样的工作角色。”

根据职场培训提供商Skills4的说法,很多公司会将培训晋升机会提供给年轻的员工,他们被雇主视为更好的投资,而年长的员工则会被疏远。硅谷一家创业孵化器负责人曾告诉《纽约时报》,硅谷大多数风险投资家不会给32岁以上的创业者投资。

丹尼尔时刻担心自己的皱纹出现,导致上升的职场通道和生活质量会下降,他害怕失业,害怕与长皱纹的同龄人为邻。

外科整形医生拉里表示,在其它地方,男人可能希望把自己整成电影明星,但是他的硅谷客户并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完善自我,去完善一个看似遥远的人生理想,比如说,整成科技界的大佬,贝索斯和马斯克那样,这两位尽管都50多岁了,也没有电影明星布拉德·彼特好看,但是看上去永远外表光鲜、活力四射,能兼顾工作和生活。

拉里说:“这里的人都希望成为人生大赢家。他们希望觉得自己在努力工作、创下伟业的同时,又享受着高质量的生活,包括美食、健身、赚钱和旅行。”

67岁:写代码强过工作

对于大龄程序员来说,未来可选择的路并不多,要么进入公司管理层,要么回炉重新学习新知识,要么转行。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做管理。高级工程师苏表示:“成为管理者需要具备个性和沟通才能,但我是一个内向的人,解决技术问题才是我最感兴趣的。”另一位63岁的谷歌工程师曾经做过一小段时间的经理,那段时间让他感到很不适应:“我知道自己可以很好地完成一份工作,但我不知道如何让其他人也这么做。”

还有一些人,凭借着自己的努力突破了年龄障碍。

谷歌员工安德鲁·谢巴诺(Andrew Shebanow)表示,他46岁开始在谷歌工作,从软件工程师做起,工作了10多年,现在是技术主管。在他看来,大龄员工也可以被科技公司录用,但确实障碍重重,特别是和年轻人竞争。

“你有时可能会觉得格格不入,因为你的大多数同事都比你年轻得多,”安德鲁说,“这样的情形在社交场合比技术场合更常见。”

亚马逊的高级软件工程师让·弗雷德里克42岁才加入这家公司,“是的,这个行业存在很多年龄歧视,”让说,“还有很多不良风气。但总有一些公司会意识到,人才和经验的结合是多么地有效。”

67岁的Bill Budge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整个行业内可算是高龄员工了,但他目前在谷歌从事软件工程师的工作,还在坚持写代码。他的推特上简介写着:在最坏的日子写代码也比在最好的日子工作强(The worst day coding is better than the best day working)。

65岁的Python之父、被中国程序员戏称为“龟叔”的吉多·范·罗苏姆也不甘退休后的无聊生活,于2020年11月宣布复出并加入微软开发部门。

“你问我到底要干啥?能干的事情太多了!”吉多表示,他加入微软后,将致力于让用户更好地使用Python,而不仅仅是在Windows系统上使用。

微软程序员Arya Afrashteh表示:”35岁会没事的,60岁也没事的,你可以在任何年龄、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工作,只要保持健康,不断学习,然后安顿下来。虽然确实需要处理一些年龄问题,但这就是生活。”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亚博平台 by 市场资讯
标签:, ,

Comments on '当硅谷码农遭遇35岁危机:打肉毒、割眼袋、练腹肌,就是不能显老'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