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门头沟野猪出没!和野猪斗智斗勇有高招

原标题:北京门头沟野猪出没!和野猪斗智斗勇有高招

野猪毁庄稼、野猪撞院门、野猪闯闹市……最近一段时间,野猪频频登上新闻头条。12月10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发布了《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征求意见稿,已经在该名录存在了20年的野猪被删除了。这意味着野猪或许将丢失“三有”保护动物的身份。

记者了解到,在北京山区,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村民们,经常需要与野猪斗智斗勇。

野猪个性:嘴馋、胆大、聪明

近年来,生态保护成效显著,很多许久不见的野生动物,如斑羚、豹猫、栗斑腹鹀、震旦鸦雀等,纷纷在北京的山野湖泊亮相。

在北京市门头沟区、房山区与河北省涞水县接壤的群山中,有一处野猪沟。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站长李理说:“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地方,以前以野猪多出名。”上世纪80年代,随着山区人类活动增多,野猪数量减少,当地村民也把野猪当成了稀罕物。90年代,我国开始实施枪支管制。野猪种群得以逐步恢复。“到2010年左右,山区已经能经常看见野猪。而且,野猪开始下山,毁坏庄稼。”

在山区巡护的野保队员,经常被山区村民拦住。“老乡们知道野猪受保护,不敢动它们。但是,它们是真毁庄稼。问我们怎么办。”于是,2013年,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在野猪沟边的蔡树庵村设立了一个站点。“我们就管它叫野猪沟分站。”李理和同事们,专门在野猪沟,做了一个“缓解人兽冲突项目”。

“野猪是食物链上的重要一环。它的上一级,就是华北山区的顶级捕食者,华北豹、狼等。”尤其是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华北豹(又称中国豹),已经30多年没有在北京山区现身。李理说,近年来,华北豹频繁在北京周边的山区(如河北小五台山)现身,重回北京,指日可待。而野猪沟这一带,正好衔接小五台山与北京的灵山、百花山,属于重要生物走廊。“野猪是华北豹重要的食物来源。”

动物保护组织要做的工作,一方面,要保护野猪,另一方面,又要保护当地村民的财产和人身安全。

“野猪是杂食性动物,胃口很好,基本上,人类吃的东西,玉米、倭瓜、土豆,它都吃。野猪胆也大,敢下山,村里养的‘大黑背’(狗),它不怕。同时,野猪又很聪明,知道什么季节下山找吃的最合适。”

野猪最喜欢在春秋两季从山里下来,光顾农田。春季,村民播种,尤其是玉米。野猪下山,把刚种到地里的玉米种子给拱了吃。种一次、拱一次,种一次、拱一次。一般都要种三四次才能成功。等庄稼发芽了,野猪就撤回山里觅食,绝不干扰庄稼生长。

秋季,庄稼快成熟了,野猪又下山了。它们用厚实的腰背蹭一蹭玉米秆,感受一下玉米棒子的重量。等感觉棒子沉甸甸的了,便知道成熟了,开始用獠牙“收割”。而且,一般是一两只野猪先探路,等尝到了成熟的玉米后,再把一家老小全召唤下来。

李理亲眼见过那场面,“跟推土机一样,一片玉米地,全推干净了。”

智斗野猪:光盘、豹粪、狼叫

不能眼睁睁看着野猪毁庄稼不管。李理他们开始想办法,智斗野猪,“视觉、嗅觉、听觉,都研究、都针对了。”

野猪虽然胆大,但也有害怕的东西,而且有疑心。一开始,村民用高大的稻草人,插在田间地头,吓唬野猪。有一定效果,但是很短暂。野猪很快发现这些“人”,不会动。于是,李理开始针对视觉刺激想办法。野生动物一般都畏光。所以他们准备了很多废旧光盘。在山村周边,野猪经常下山的路径旁,用绳子把光盘系在树枝上,自然下垂。风一吹,闪闪发光。“野猪下山前,都会先观察,它们一看,这什么光?就犯嘀咕,不敢动了。”因为光盘效果不错,每次有朋友要上山看望李理,他都让人家多带点废旧的CD、VCD、DVD光盘。

野保队员在悬挂“反野猪光盘”。野保队员在悬挂“反野猪光盘”。

还有一招是针对野猪灵敏的嗅觉。“野猪在华北这一带,天敌非常少。”野保人员给各动物园打电话,收集到野猪天敌华北豹的粪便,进行发酵,然后投放到山村周边,野猪活动的区域。

在投放华北豹粪。在投放华北豹粪。

目前为止,最有效的方法,是针对野猪的听觉。李理在网上找了几段狼的嚎叫,先做试验,在山间,用手持扩音器播放。播了几次后,他突然意识到隐患,“北京周边这一片区域,是有狼的。我们播放狼的嚎叫,万一野猪拱庄稼的事没解决,再把狼招来,把村民的羊吃了,可不行。”

他咨询了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朋友,了解到,狼有不同的嚎叫声,有的是发情的、有的是宣告领地主权的、有的是友好的、有的是敌对的。后来,这个朋友就给李理发了一段表达敌对的狼叫声。“那是一段先短促颤抖低吼、再拉长音嚎叫的声音。”他把这段嚎叫声,用扩音器,在野猪沟周边播放。第一次播放,就发现野猪立刻停止觅食,竖起尾巴排便——这是野生动物准备逃跑的生理反应。然后,野猪迅速聚集,快速撤回山林。“效果非常好。”于是,野保队员开始在村庄周边,多点、定期播放狼叫声。

后来,在与国外野生动物保护者交流学习期间,李理了解到野猪对薄荷气味很抵触,国外用种植薄荷来避免野猪袭扰。保护站便开始尝试在山村周边种植薄荷。后来又投放一些带有薄荷香味的香皂等,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丢失“三有”身份也禁止非法捕猎

在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和村民们的共同努力下,野猪沟附近的野猪,目前已经比较少袭扰村庄,人类与野生动物可以在山间和谐共处。

随着野猪可能丢失“三有”身份,是否意味着可以自由捕猎野猪?

李理说,在我国,目前野猪数量增多,有些区域,像西北、东北,当地野猪数量可以依靠它的上级捕食者,维持一个比较好的平衡。而在华北、长江以南等区域,缺乏上级捕食者,野猪数量过多,没有自然淘汰的过程,对它自身种群的繁衍也不利。我国已经有14个省启动了防控野猪危害综合试点,有条件地组织猎捕防控。“官方组织的专业捕猎队,针对野猪种群中的弱、病个体,进行捕猎,也有助野猪种群的健康繁衍。”

 非法捕猎的捕兽夹。 非法捕猎的捕兽夹。

2018年10月,通过修改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指出:猎捕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应当依法取得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核发的狩猎证,并且服从猎捕量限额管理。

2020年2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又进一步指出:全面禁止以食用为目的猎捕、交易、运输在野外环境自然生长繁殖的陆生野生动物。

也就说,即便不在“三有”名录,所有陆生野生动物都禁止以食用为目的捕猎。

在野猪沟,野保队员们,布置了很多红外摄像机,既记录野猪等野生动物的踪迹,也拍摄非法盗猎者。“以前,我们曾经发现过捕兽夹,最近,几乎绝迹了。”他也提醒,野猪攻击性很强,成年野猪体重可达二三百斤,而且獠牙伤害性极大。即便常年健身的壮汉,也无法抵御野猪的攻击。所以,个人千万不要动抓捕野猪的念头。

李理在安装红外摄像机。李理在安装红外摄像机。

“野猪一般在清晨和黄昏出没。普通市民进山旅游,遇到野猪的概率很低。如果露营过夜,最好把食物放置到距离帐篷远一点的地方,避免招引野猪。如果遇到野猪,避免目光对视,以余光观察,有序撤离。”

李理说,地球既是人类的,也是野生动物的,城市也是如此。只不过,人类多数生活在城区,野生动物多数生活在郊野。随着生态环境改善,野生动物会越来越频繁出现在人类的视野中。

“野猪只是最近的热点,是胆大的第一批。未来,可能还有环颈雉,还有猕猴出来见我们。我们不要惊慌,习惯与他们和谐共处就好了。”

黑豹野生动物保护站供图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亚博平台 by 北京日报客户端
标签:, ,

Comments on '北京门头沟野猪出没!和野猪斗智斗勇有高招'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