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平均收益率5.6%左右

12月17日消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保障论坛暨《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1》发布式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保实验室首席专家郑秉文主持并发表致辞。

郑秉文表示,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复利投资收益的财务可持续性非常重要,尤其是在人口老龄化情况下,当人口红利消失后,现收现付制度面临极大的挑战,应该用其他办法来重新提振各个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财务可持续性。

以下为嘉宾发言原文:

郑秉文:大家上午好!我是郑秉文,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今天非常高兴再一次召开《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21》发布式。今天的会议与往年还有一个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线上与线下相结合,这也是出于疫情的考虑,我们开这个会严格按照北京市有关部门和我们院的要求。

跟往年一样,我还是按照惯例花几分钟讲一讲今天的会议主题,有这么一个开场白。今年的主题是养老基金的ESG投资,ESG首先得有投资,然后才能讲到社会责任的投资,如果没有投资的话,ESG也就没有前提了。

2011年,我国城镇基本养老基金只有1.5万亿,没有投资。当时投资的有全国社保和企业年金,也正是在2011年全国有14个省份出现了收不抵支,情况非常严峻。于是我们团队在2009年提出来建议尽快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进行市场化投资,把现行的银行存款的投资体制改成市场化、专业化的市场投资体制,目的是为了博取市场的风险收益,提高养老基金的可持续性,于是在2010年和2011年进行了改革。

2011年12月20号之前,郭树清先生和戴相龙先生先后就任证监会主席合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他们都倡导养老金应该入市,当时的新闻词叫入市,我们那个会议也大谈入市的事。 我们团队主张入市。2012年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和广东省签订了协议,广东省委托1000亿元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进行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10年前,当我们谈到基本养老基金入市的时候,是谈虎色变的,认为那是老百姓的养命钱,安全性是第一位的。

过去的10年,我们经历了进入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中关于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体制的改革,2015年养老保险基金入市梦想成真,最终国务院决定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采取委托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投资的方式。这样,2010年、2011年准备成立专门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公司的设想就成为历史了。

当我回忆这段历史的时候,感觉到中央的这个决定非常及时和非常英明,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入市到现在发了三年的年报,今年的年报还没发,平均收益率是5.6%左右,接近企业年金。由于它的委托期和协议期较短,基金资产配置不可能跟全国社保基金那样,所以收益率略低于全国社保基金过去20年的平均收益率。但是不管怎样,我们已经认识到投资对于提高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财务可持续性是非常重要的。

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复利投资收益的财务可持续性非常重要,尤其是在人口老龄化情况下,当人口红利消失后,现收现付制度面临极大的挑战,我们应该用其他办法来重新提振各个国家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财务可持续性。这个办法值得探索的。我觉得一个是1990年美国的改革,也就是说1981年里根上台时,成立了全国社会保障委员会,委托格林斯潘委员会,建立了一个委员会。改革包括提高退休年龄。这个法案里还说到用投资的办法提高财务可持续性,这是格林斯潘的办法。根据1983年的法案,1990年快速提高缴费率,形成初始资金,否则没有资金,基金率那时候达到了20%、30%,形成了初始资金,三四年内形成了规模较大的初始资本,于是这一项制度一直持续到现在。30年过去了基金率将近300%,而当时基金率只有20%左右,由此可见,它作为国债投资型的投资工具居然能达到这样一个非常好的收益率。

1997年加拿大采取了更激进的办法,采取国际化、专业化、市场化的办法。如果根据今年美国的预测,它的基金将在2035年枯竭的话,它的财务可持续,持续了45年。如果按照加拿大1997年改革的方案和它的预测,即使从1997年开始算起,到2100年,它的基金率仍达到历史最高,103年之后仍是历史最高,6.5%的基金率。投资向市场要红利、向资本要红利,是替代人口红利消失的最好办法。所以将加拿大的改革及随后效仿它的韩国、日本的改革体制叫做DB型部分积累制,因为它的计发方式没变。但是它的融资方式变了,获益方式也变了,这就是复利带给养老保险基金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奇迹,这个奇迹正在发生,而这个奇迹在6年之前(2015年)中国在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下,我们实行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这是可喜可贺的。

今天的题目是ESG投资,1994年美国的社会保障顾问委员会发生过一次争论,就是养老基金的投资是完全与受益人最大化收益为最终目的,还是兼顾社会投资?社会投资当时的概念相当于今天说的社会责任投资,再进一步说,也可以说相当于ESG投资,当时形成两派。当然,我们今天坐在这里,探讨ESG投资显然我们是并不排除社会投资这种情况。当时双方争论最典型的案例是对烟草公司上市公司的持有,就是说养老基金是否应该投资养老公司,它是否是社会投资。这是我十几年以前写的文章留下的印象。

投资把我们带入了新时代,投资让我们进入到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可持续性改革的新时代。2020年9月份习主席又向全世界提出关于“双碳”目标的问题,中国在2030、2060实现两个目标,这两个目标同时也成为养老基金的重要投资准则。国外的实践比较多,中国的实践刚刚开始。

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新闻稿中一个最新的动向就是稳字当头、稳中求进,出现了二三十次“稳”字,通篇强调“稳”。这样又给我们养老基金ESG投资提出了新的解读。为了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双碳”目标,也为了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如何看待养老基金为实现“双碳”目标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有一个精神解读是“做好自己的事”,我们搞社保的就是要做好自己的研究,做好养老基金如何实现“双碳”目标。

开场白就到这里结束了。感谢今天上午的所有线上发言嘉宾,感谢今天线下所有参加的各位嘉宾,大家鼓掌!

现在进入致辞环节,首先请中国社科院科研局正局级局领导、全国政协委员王子豪先生致辞,他是我们的直接领导,有请子豪先生。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亚博平台 by 金融一线
标签:, ,

Comments on '郑秉文: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平均收益率5.6%左右'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