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彬:现在影响银行最根本的是资本的约束

12月17日消息,由新浪财经主办的“第14届金麒麟金融峰会”于12月13日-17日隆重举行,主题论坛“2021意见领袖年会”今日召开。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出席并发表演讲。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

温彬表示,银行一定要把资本的管理、资本约束型的发展放在战略转型的核心地位,同时还要考虑到业务发展的空间。

温彬指出,各个银行在新的发展格局下,需要把资本约束和未来的发展空间进行一个有机地组合,可以使银行在支持经济中的关键领域、薄弱环节,支持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也会实现自身的持续稳健的发展。

以下为嘉宾发言实录:

很高兴有机会参加新浪财经主办的论坛。我今天想交流的题目是“新发展格局下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重构”。

今年正好是入世20周年,过去20年中国银行业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成绩也是非常显著的。我今天想谈三方面的内容:

第一,入世20年,中国银行业取得的巨大成就。

在20多年前,入世之前,尽管我们银行业已经开始了商业化、市场化的改革,但是因为受体制机制等因素的影响,我们的商业银行还没有真正建立起现代的商业银行制度。1997年爆发了亚洲金融危机,那个时候我们的整个商业银行的经营效益比较低下,不良率也开始高企,甚至有些国外的学者把我们的国有商业银行冠之以“技术性破产”的帽子。到了2001年,我们在入世谈判前后,当时要不要把银行业纳入到入世谈判开放的领域,当时国内有很大的争论,很多人认为我们的银行业竞争力比较弱,一旦打开国门,我们的银行业会受到外资的冲击。现在回过头来看,我们的政府还是以巨大的勇气和魄力开放了我们的金融业市场,应该说在开放的这20多年里,我们的银行业加快自身的体制机制的改革,融入到中国经济发展的进程。所以,到目前为止,我们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330万亿,也是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业。同时,在《银行家》的一千家大银行排名中,按照一级资本排名,我们有九家银行排在了前20位。同时,我们的四大国有银行也先后进入到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序列。

所以,这20多年发展下来,我们的银行业资本实力、拨备覆盖率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包括资本的回报都达到了国际银行业领先的水平。应该说我们的银行业取得的成绩,一方面得益于中国经济过去几十年快速的发展。另外一方面,也和商业银行、银行业自身的改革转型是分不开的。

所以,我们下一个话题就想谈一下以国有商业银行改革为契机,中国银行业整个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我想谈的第二个内容就是中国银行业转型的发展阶段和主要的特征。

入世这20年,我们大体上可以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2003—2008年。这几年间主要是以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为一个主要的特征,提高银行业现代化的能力。在2003年底开启了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的进程,2003年底,中行、建行各自注资225亿美元,从此开启了中国银行业股份制改革的进程。在这个进程中,我们看到通过了三步走,先是进行不良资产的剥离和财务重组。第二步,引进国外的战略机构投资者,进行了公司治理机制的改革。第三步,实现了重组上市,进行了IPO。中、农、工、建、交几大国有银行陆续实现了资本市场的上市。通过上市使我们的商业银行逐步建立起了现代商业银行的治理机制,随着公司治理机制逐步地完善,商业银行也开始逐步地提高了风险管理能力,同时在整个的产品服务能力的提升方面,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所以,整个银行业面貌焕然一新。尽管我们在上市初期还担心外资银行进来以后是不是“狼来了”,是不对国内的银行会带来巨大的冲击。现在看来正是我们及时地进行了股份制改革,使我们的银行逐步建立起现代公司治理机制,使我们的银行竞争能力迅速得到了提升,在金融市场的影响力、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都是越来越强。

第二个阶段,2009—2017年。这几年间主要是以利率市场化来推动的商业银行加快创新的阶段。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以后,我们采取了4万亿刺激的计划,使我们的经济迅速地得到了恢复和稳定。同时,我们也加快了金融改革的步伐。由于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加快,使商业银行的竞争更加激烈,利差也在收窄。所以,银行就要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加快创新,而这种创新,一个是跟技术进步有很大的关系。十多年前随着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这些技术的应用,我们银行业在提高金融的服务效率,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也是取得了长足的进展。应该说科技进步武装了我们商业银行的能力,使银行的竞争能力得到了一个提升。但同时另外一方面,我们也看到银行的一些创新也是跟规避金融监管有很大的关系,因为在2009年以后,有很多投资的项目因为在表内的信贷受到了约束,比如像房地产、高能耗(行业),还有政府融资平台,为了规避监管,规避信贷额度的管理、资本金的约束,很多银行的一些项目就转移到了表外,而表外更多地是通过一些信托、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甚至保险公司来做通道,这样就形成了影子银行的业务。这一块的业务规模越来越大。到2016年、2017年,银行的理财已经达到了接近30万亿,银行之外的这些通道的业务和其它的大资管的理财产品也有将近70万亿,整个影子银行的业务接近100万亿。这么大的一块业务没有得到相应的监管,在那个阶段由于一些业务的创新,使我们的整个影子银行的体系快速地膨胀,出现了野蛮式的生长。既不利于宏观调控,也不利于我们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稳健。

此外,一些科技公司加快进入到银行业提供服务,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其中以P2P为代表的业态迅速地扩展,规模一度达到了1万亿的规模,有几千家P2P公司。后来P2P也出现了很多问题,平台出现了问题,跑路,导致很多投资者陷入了困境,也出现了影响社会稳定的问题。

2016年底,我们召开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开始要把防范系统性风险放在首要的位置。2017年开始加强对金融方面的监管。这样的话,整个我们就进入到第三阶段,也就是2017年,到目前这个阶段,这个阶段最重要的特征就开始了加强金融监管,让金融回归本源,以服务实体经济为主要的特征。2017年7月份我们召开了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那次会议明确提出银行第一要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这是根本的宗旨。第二,要防范金融风险。第三,要深化银行的金融体系的改革。确实是对今后的银行业的发展提出了明确的指导,而随后召开的党的十九大,也把防范风险特别是防范金融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在这之后,我们也看到监管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管理的规定,使我们的银行未来防范风险更加经营稳健。

一是从央行的角度,因为它负责宏观审慎的管理,出台了MPA(宏观审慎的考核),使央行在整个金融系统的稳定性方面加强监管。这套体系越来越完善,对于稳定金融体系,指导金融业务的开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同时,作为银行业的监管部门——银保监会也进行了“三三四十”的金融的检查,在这个过程中针对银行的加杠杆、通道业务等等这些影子银行加强治理,特别是像资管新规、银行理财子、委托贷款、信托贷款等等管理办法,一系列办法的出台,使整个银行业开始去杠杆、去通道,同时对于过去粗放式违规的这些行为,进行了及时迅速的纠正。在这种背景下,我们的银行业开始真正地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

所以,在银行业的发展过程中,到目前为止,影子银行得到了极大的治理,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得到了有效的改变。现在我们整个金融总体的风险是可控的,而且我们银行在服务实体经济的背景下,经营也是更加稳健。

第三,我们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整个商业银行也需要进行资产负债表的重构,以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助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去年召开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我们要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在这样的一个大的背景下,中国银行业也需要及时地根据国家大的方针战略进行自己的调整,其中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要对资产负债表进行重构,使银行更加契合国家大的战略,更好地助力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

最近两年我们也看到,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银行已经在资产和负债这两个方面进行了一系列的重构。过去我们中国经济的增长模式可能主要是传统能源+房地产这样的一个增长的动力驱动,在新的发展格局下,我们现在已经在双碳的目标背景下,新的发展模式要高质量发展,体现的是新的能源加上高新技术创新、绿色发展,是这样的一个模式。在过去几十年发展中,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大量的信贷资金可能都是在一些重资产的行业,比方说在房地产方面,比如说在融资平台,比如说对传统能源的贷款方面,显然这些资产的结构跟我们下个阶段中国经济的转型、高质量发展是并不符合的。

所以,从银行的资产端来看,我们未来的投向应该重点支持绿色的发展,支持高科技、制造业,支持中小微企业以及包括乡村振兴,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这对商业银行的整个经营都会带来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要退出传统的领域,进入到新的领域,需要银行在风险体制、授信审批、考核等等方面都要进行一系列的配套,才能有助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顺利的调整。对于负债这一端,我们看到过去以来银行的负债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总体负债成本比较偏高。最近两年我们也看到在监管部门的指导下,加强了银行负债端的管理,比如说对于之前的创新性的存款,比如对结构性的存款,还有互联网存款都进行了规范,这有助于降低银行体系负债的成本,而且目标就是希望银行进一步地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这个逻辑上应该说是一脉相承的。

基于这样的一个大的历史背景,我们的银行下个阶段在战略转型方面要考虑两方面的因素。现在影响银行最根本的就是资本的约束。在过去十几年的发展过程中,商业银行更多地是通过融资、放贷款,缺了资本,再去融资,再去放贷款,导致这样的一个模式的循环,使我们整个金融的风险越来越向银行体系来聚集,不利于整个中国金融的安全。

银行一定要把资本的管理、资本约束型的发展放在战略转型的核心地位,同时还要考虑到业务发展的空间。我们可以形成一个象限,横轴是发展的空间,越往右发展空间越大。纵轴就是我们资本的约束,越往上,我们可以假定资本的约束越小。这样在第一象限应该是我们重点发展的领域,因为我们要实现一个低资本消耗发展空间大的领域,到一个真正的蓝海去拓展自己的业务。

目前从资本来看,不仅是大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对资本需要的压力还是比较大的。现在国内已经设定了19家银行被纳入国内系统中小性银行,都是有了额外资本附加的要求。现在来看,大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从发展的趋势上来看,也是要走一个资本节约型的发展道路。但是现在对于中小银行来看,资本的约束压力还是已经大,为中小银行通过内援的补充还相对有限,而且外援的融资渠道也比较窄,依赖过去靠资本扩张规模的经营模式是很难持续的。

所以,各个银行在新的发展格局下,需要把资本约束和未来的发展空间进行一个有机地组合,可以使银行在支持经济中的关键领域、薄弱环节,支持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同时,也会实现自身的持续稳健的发展。

谢谢大家!


新浪财经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finance)

Posted on 2021年12月17日 in 亚博平台 by 金融一线
标签:, ,

Comments on '温彬:现在影响银行最根本的是资本的约束'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